EN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洗染研究
/
高端论述

丧钟为谁而呜?

  • 分类:高端论述
  • 作者:中外洗衣
  • 来源:中外洗衣
  • 发布时间:2011-05-26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丧钟为谁而呜?

【概要描述】

  • 分类:高端论述
  • 作者:中外洗衣
  • 来源:中外洗衣
  • 发布时间:2011-05-26
  • 访问量:0
详情

       2010年4月1日,北京首旅普兰德洗涤有限公司全面停业。这意味着具有80多年历史,已形成一套完整、规范的经营管理模式和企业形象,在全国已发展连锁店近100余家,以先进的设备、精湛的洗涤工艺、良好的公众形象和服务,领先于同行业,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贸易部认证为“中华老字号”的优秀企业,不堪重负,黯然退出洗衣行业这个竞争激烈的舞台。这个致力于洗衣连锁的发展和推广,并且代理国外多家品牌的先进洗涤设备,拥有多家国际国内优秀股东、深受过政府有关部门关爱关怀、硬件和软件都令人艳羡、投资超过4000多万、数百名员工到日本研修培训、前程无量的首旅普兰德,重组五年之后应该正是乘风破浪、披荆斩棘、大展宏图之际,竟然不敌众多各方面资源都十分薄弱的小洗衣厂而在洗衣市场十分红火之时轰然倒下。
       2010年5月,一家私人投资的号称北京规模最大的、日处理30吨以上的洗衣厂倒闭。2005年,土生土长的、在洗衣服务市场拼打多年的某夫妻俩,倾其所有在北京设立了当时在北京最大规模的洗衣厂,虽然设备并不先进,但日洗涤能力在30吨以上,为首都众多的星级饭店的正常经营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为了满足巨大的吞吐量,夫妻俩殚精竭虑,不惜把价格压至北京市最低。本想薄利多销,但这种薄利并没有带来多销,相反,由于利太薄,无法支撑企业的正常运转,造成工人工资太低且发放不及时,消极怠工时有发生,洗涤质量受到极大影响。这种状况又影响到洗衣厂不能及时收回货款,形成恶性循环,再加上时运不济,最终黯然退出。
       2010年6月,一家外商投资的专为医疗系统提供布草洗涤服务的现代化医疗洗衣厂撒资转让。2006年,该外资企业看好中国的洗衣市场在北京投资2000余万元,设立现代化的医疗洗衣厂。该厂采用国际通行的卫生隔离式洗衣,运用先进的洗衣龙系统、卫生隔离式洗衣机、高速平烫及折叠系统为北京的医疗卫生系统提供优质的布草洗涤服务。其理念不可谓不先进,其设备不可谓不现代,其管理不可谓不完善,但当面对北京独特的洗衣市场时,最终也落得黔驴技穷,被无数个理念落后、设备混杂、管理不善的小洗衣厂挤垮的下场。
       就在本刊发刊前的2010年8月15日,中国首家以洗衣为主题的园区——北京正东百合洗衣园区——正式停止运营。这个被北京市商务局落实为《北京商业服务业迎奥运三年行动计划》的重点项目以及首都循环经济的试点项目,这个在园区成立之时,被社会媒体因其引导洗衣工业园的建设,提高洗衣行业集约发展水平,提升洗衣行业高科技含量、技术水平和服务档次而给予了高度重视和大加报道的洗衣园区,这个为奥运会布草洗涤提供有力保障、做出巨大贡献并受到北京奥组委以及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赞扬的洗衣园区,这个对中国洗衣业与国际洗衣业的接轨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的园区,这个不仅鼓舞了洗衣从业者,同时还令国人对古老而年轻的洗衣行业充满了热切期待的洗衣园区,随着洗衣园区投资方——北京正东电子动力集团停止向园区提供蒸汽而寿终正寝,园区内两家大型的为奥运提供布草洗涤服务的洗衣厂也因此无疾而终。

……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倒闭实属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但在半年的时间里,在首善之区的首都北京,大型洗衣服务企业相继关张倒闭却实属乖戾,令人费解。其来势之凶猛,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着实令洗衣业人士不寒而栗。此情此景中,任何风吹草动都会令首都的洗衣厂主感到风声鹤唳。这确实与近两年来欣欣向荣的洗衣市场形成鲜明对照:在全球深受金融危机打击的情况下,中国的洗涤机械销售同比平均增长竟高达30%左右。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几个极具代表性的洗衣企业纷纷倒闭着实令人扼腕叹息。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表面上看,倒闭的几家企业各有各的原因:首旅普兰德婆婆太多,体制有欠缺;最大的民营洗衣厂贪多求大,低价是把双刃剑;外资医疗洗衣厂“理念超前”,“水土不服”是其致命弱点;洗衣园地处文化创意园区,洗衣园关闭只不过再一次证明拍脑袋做决定以及一切都要为资本让路的残酷现实。
       虽然几家企业各有各的死法,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他们都想把洗衣厂经营好,把利润做上去,维护好企业以及职工的利益;在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不断提高社会效益,扩大就业,维护社会稳定。可为什么企业越大越没有利润,企业越大死得越快,反而不如一些小洗衣厂呢?
这成为了国内洗衣行业里无法走出的怪圈:越规范死得越快!树大招风成目标是其一,讲规矩作茧自缚是其二。在与一家在全国设有近二十家洗衣厂的企业负责人谈及经营洗衣厂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时,该负责人一句非常形象的总结道出了规范、规模洗衣厂经营困难的原委:你无法与靠“偷”来经营的人进行公平竞争!
       靠“偷”?偷什么?
       偷水,偷电,偷汽,偷工减料,偷税漏税!
       偷是不道德的,是任何负责任的人都不屑去做的。首旅普兰德不会去偷,外资洗衣厂不会去偷,园区的奥运洗衣服务商更不会去偷。
曾经有位洗衣厂主管向我们道出了洗衣厂老板低价但还能挣钱的诀窍:该洗衣厂每天洗涤十多吨,每条床单还是10年前的价格1元左右。水取自自备井,不需交费。如果用市政水,每天200多吨,全年需水费四五十万元。蒸汽集中提供,每年只是象征性地上交业主二三十万元。如果自备锅炉,每月需用煤十几万元。单单这两项每年就省去约150万元。本来需投三遍水,只投一遍或两遍;收来的毛巾浴巾不洗只烘;对于干净的布草只过一遍水;等等,不一而足。
       也难怪,北京的物价水平在全国是首屈一指的,但布草的洗涤价格却处于全国主要城市的中下档次,床单价格平均在1元左右。即便远在安顺和伊犁,洗涤每条床单的价格也在1.3元左右。安顺和伊犁是什么生活水平?北京是什么生活水平?北京的洗涤价格反而低于边远地区,岂非怪事?
       几年前,北京洗染协会组织过有关会员对布草洗涤的价格进行了细致分解核算。以床单洗涤为例,核算的结果是,北京地区床单洗涤价格在1.35元是合理的。几年过去了,实际价格到底是多少呢?大部分在1元左右。这一价格严重违背了合理的市场经营规律。既然违背市场规律,那为什么大家还都在做呢?问题的根源正在于此。
       为什么?看看倒下去的,再看看留下来的,特别是那些寄生在汽源周围的洗衣厂,结合那家在全国有近二十家洗衣厂企业的负责人所描述的,答案自然就会得出。
       如果上述壮烈倒下去的几家洗衣厂也寄生在可暗箱操作的汽源周围并运用非市场手段,他们肯定不会如此早地就成为首都洗衣业的壮烈先驱。
就在洗衣园即将被正东集团关闭的前夕,欲哭无泪的洗衣从业人员,在新浪网上以博客的形式,以“XXXX的八大罪状”和“正东百合洗衣园黑幕”为题抒发了其切肤之伤痛、无奈之悲哀。
       另据报道,中国某老牌洗衣连锁企业在开园之初即率先将总部搬到了798艺术区内的正东百合洗衣园。在此之前,798艺术区内遍布的都是画廊、餐厅、咖啡馆、书店,少数的几家公司也都是与艺术、文化相关的机构。一家洗衣连锁店的总部进驻其中,多少有些异类。可该连锁企业老总并不觉得这有任何不妥,认为正东百合洗衣园是北京市循环经济的一个试点项目,洗衣基地利用酒仙桥电子城的剩余蒸汽做动力,75%的洗衣废水可以循环使用,可大幅减少洗涤剂等有害物对自然水系的污染。他甚至骄傲地认为,能在这样的地方建立总部,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从十几年前成立至入驻洗衣园区,每走一步,都充满了各种出其不意!
       真是一语成谶!只不过两三年的光景,即出现了出其不意的结果。面对当时的豪言壮语,面对当时的无限憧憬,面对如今空荡荡的园区,面对即将易主的根据地,这位老总现在不知做何感想!
       这一切的结局谁之过?这一切的责任谁来负?
       首旅普兰德倒下了!
       外资的医疗洗衣厂倒下了!
       最大的民营洗衣厂倒下了!
       开园三年的洗衣园区关闭了!园内洗衣厂也因之无疾而终!
       丧钟已然敲响!首都洗衣业四个方面的代表在洪亮的丧钟声中渐次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其可悲者何?其可惜者何?其可叹者又何?其同行将从他们身上吸取怎样的教训?
       丧钟又将为谁而鸣?!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其它动态

联系方式:

电话
地址

地址:

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洗染专业委员会

中国洗衣信息中心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商联洗染委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洗衣百科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全国洗标委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商职鉴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国洗衣》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洗委

这是描述信息

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

这是描述信息

中国洗衣
期刊

版权所有: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     京ICP备140388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7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