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社会热点

“微信收费”之争,民意如何彰显?

  • 分类:社会热点
  • 作者:中国青年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发布时间:2013-04-08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微信收费”之争,民意如何彰显?

【概要描述】

  • 分类:社会热点
  • 作者:中国青年报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发布时间:2013-04-08
  • 访问量:0
详情

      一项持续了近半个月,受到公众普遍质疑的微信收费争论,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再次成为嘉宾热议的话题。面对“该不该收费”的问题,各个利益方都回避直接回答,转而谈论“OTT服务造成网络负担加重是世界难题”“微信应该是多方共赢”……波及面广且持续展开的“微信收费”争议,背后到底掩盖了什么?
      “微信收费”是误读,还是误导

      “我本人从中国移动董事长这个位置退休已经一年了,从退休以后我就不在外面谈论中国移动的事情了。”中国移动战略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原董事长王建宙在发言前做了这样的陈述,“OTT(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造成了运营商网络负担加重,运营商收取的流量费无法弥补这项支出,这是一个世界难题,双方应该开展协商对话。”

      近半个月以来,“微信是否收费”引发公众种种质疑。电信运营商坐地起价的“微信收费”之说却不断加码。

      “今天的免费是为了明天的收费。”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说。

      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甚至感言“微信比电信联通更可怕!”

      对于运营商方面坚持“收费”的坚决态度,腾讯对此的表态让人费解。腾讯董事长马化腾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先后回应称,运营商向微信收费一事“不可能”“是否收费尚未确定”“微信商业化的探索才刚刚起步”。

       腾讯总裁刘炽平在博鳌论坛上表示:“微信的基础服务不收费,我们会在增值服务上寻求三方共赢的商业模式。外界传说的5分一条信息,一毛一条语音都不足为信。”

       半个月以来,关于微信收费的解释、推断、乃至收费版本等各种消息甚嚣尘上,鱼龙混杂,加深了群众的猜疑。

       “微信收费是企业间的正常商业行为”,一些“知情人士”解释说,微信收费指的是运营商向腾讯公司收费,将它理解成向用户收费是误读。

      事实上,从开始宣扬计划、拟向用户收费,到辩解称“用户不会承担过多费用”,众多“杂音”的背后,到底是相关方面的刻意误导,还是消费者的误解呢?

      “微信之争实为企业之间的利益分配,采取收费的形式试探民意也是一种所谓的公关‘技巧’。”海南省公共关系协会副会长代红认为,与受到冲击的短信、语音业务相比,电信运营商引发争议的背后“绝非收钱这么简单。”

      多方共赢,是什么从中作梗

      “在新一轮的移动互联浪潮中,需要一个鼓励竞争、鼓励技术创新的环境,否则,谁都不能成为这场技术革命的受益者。”中泽嘉盟投资基金董事长吴鹰说,微信实际上也在打造一条技术创新生态链,需要运营商的支持。

      “微信收费之争是利益之争,微信受热捧直接损害了三大运营商的商业利益。”经济学家马光远认为,所谓“微信占用信令资源导致网络通信瘫痪”只是运营商“赤裸裸的借口”。

       虽然,三大电信运营商们很早就布局一些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移动飞信、联通沃聊、电信翼聊等,但这些业务在微信冲击之下溃不成军。

      “想不通为什么用收费打压微信,如果飞信比微信更便捷,更快速,谁还用微信呀。”海口市民顾志斌说,关键是三大运营商依靠垄断地位挣钱成为习惯,“捆绑”住了创新的“手脚”。

      吴鹰说:“微信只是一个点,真正给运营商的传统业务带来冲击的是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大趋势,因此,运营商必须转变业务发展模式,投身于技术创新。”

      据工信部统计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短信业务同比增长仅为0.7%,明显低于去年同期的7.6%,普通用户使用的短信下滑更达到10.6%。

      而一家网络咨询机构的统计显示,今年春节期间,有11.1%的祝福信息是通过微信发送,就在一年前,微信所占据的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垄断不能成为技术创新的障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一些嘉宾对“微信收费”引发的技术创新缺乏必要的呵护,表示了担忧。

       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表示,中国企业需要通过创新来实现高成长。他特别强调,环境与制度对创新的影响比人才和资金还要重要。

       公共服务如何更加敬畏民意

       博鳌亚洲论坛的一些嘉宾认为,此次“微信收费”争论中,运营商一方面举着“市场经济”的牌子要求收费,另一方面又急于引入“政府干预”,给“收费”贴上“合理”标签,这是对政府管理部门监管能力的考验。

       “公共政策制定,政府不可缺位,但更不能越位。”代红表示,类似微信这种涉及是否向三亿公众收费的公共政策制定,政府部门不应“表态过频、伸手过多”,干扰本应由自由竞争决定的市场行为。

      “一些由政府职能部门干预带来的错误和后果,最后又成为政府再次干预经济的理由。”经济学家张维迎在博鳌论坛上表示,在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时,“政府不应随意干涉市场,尤其是在产业发展的问题上”。

      相关专家认为,一些职能部门和地方政府在重大民生政策制定出台前,故意“放风”,拿民意“试水”,反映出“执政为民”的理念还未落到实处。

       中国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政府转变公共职能,必须以公众需求为根本,“应注意合理分配既得利益,调动民众参与,落实民众意愿。”

      3亿多用户关切:微信到底收不收费?至今仍无答案。“对于这样的民生关切,有关方面‘放风’‘试水’是不负责任,迟迟不做正面回应同样是不负责任。”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说。

       洗染委公共微信平台也已创立,作为洗染委创办的“中国洗衣信息中心”微信息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信息传播方面将越来越大。与时俱进,用最先进的技术手段,为全国洗染业同仁提供及时权威的行业信息是洗染委不懈的追求!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其它动态

联系方式:

电话
地址

地址:

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洗染专业委员会

中国洗衣信息中心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商联洗染委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洗衣百科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全国洗标委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商职鉴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国洗衣》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洗委

这是描述信息

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

这是描述信息

中国洗衣
期刊

版权所有: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     京ICP备140388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7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