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新闻

是是非非洗涤业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李雅民 漫画 孟宪东
  • 来源:天津日报
  • 发布时间:2012-03-20
  • 访问量:436

【概要描述】

是是非非洗涤业

【概要描述】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李雅民 漫画 孟宪东
  • 来源:天津日报
  • 发布时间:2012-03-20
  • 访问量:436
详情

      我在洗衣店转了一圈又脏着出来了。你说干洗,他说水洗,最后主人没敢洗。谁说我羽绒服一定要干洗呀?

      春季,天暖了,厚重的冬装入柜前,人们习惯把一些服装送进洗衣店。不想洗出来以后,某些服装变得面目皆非或是像没洗一样。于是争吵,投诉到消费者协会,甚至官司打到法院。据消协反映,近几年因洗涤衣物引起的纠纷日益增多,其原因,有不良店铺偷工减料,甚至偷梁换柱的行为,亦有消费者对“干洗”知识的误读和服装制作商滥用“干洗”标识的误导。对此,记者展开相关调查。

      鱼龙混杂的洗涤业

      近些年,洗涤行业爆炸式发展,海外的一些大品牌陆续进军中国大陆,南方新生的一些新品牌向北方扩展,本地土生土长的小门小店更是遍地开花。然而,洗涤市场带有很强的地域性和季节性,行业队伍快速增长,僧多粥少的问题随之显现出来。僧多粥少必将导致行业间残酷的竞争,竞争的手段通常是靠服务质量和价格的低廉,按说这样可使顾客受益,但事实却相反,价格降到“地板价”时,店家就会在服务质量上找齐,在工艺上做手脚,因此也就有了弄虚作假的东西在里面,结果吃亏的仍是顾客。

     天津洗染协会会长陈其君对记者说:“有的城市,工商部门规定洗衣店起照之前,要先到当地洗协登记。洗协帮助工商部门核查其技术实力的同时,也会向对方提出一些合理化建议,比如告诉登记者你选的那个地区洗衣市场是否已经饱和,尽量避免同业间扎堆儿经营,竞争起来两败俱伤。天津没有这规定,洗衣店选址随意,所以扎堆儿现象比较严重,比如有个小区居然开有6家洗衣店,于是就激烈地竞争,结果不到两个月,一家投资了200多万元的洗衣店就倒闭了。”

     说起不正当竞争,陈其君非常气愤,他说:“宾馆客房、医院病房的床单、被罩需要洗涤,正规洗衣房收费的标准假如说是一元钱,这时不知从哪突然冒出一个出价五角的来,有些宾馆或医院为节省开支就把业务交给了那位‘五角’的,可那‘五角’的又是怎样洗涤呢?我曾亲眼目睹过一家。那是在西青区的一个村庄里,我随工商部门去执法。那家所谓的‘洗衣店’,无照无店面,‘车间’就是农家院,设备就是几台破旧的家用洗衣机和一台水泥车上的大滚筒,我奇怪那东西能和洗衣有联系?一问才知那是甩干筒。这家‘洗衣店’为省钱连洗涤剂都不用,用的是碱片;连自来水都不用,用的是自采的浑汤浑水的地下水;而且没有烘干设备,床单、被罩当院晾晒,院里泥泞一片,到处飞蝇。试问这样洗涤出来的东西,它能干净和卫生吗?诸如这样的‘洗衣店’,当地不只一个,东丽等其他地区也有。这是洗涤服务业里被行业不正当竞争和市场盲目追求低价催生出来的一种‘怪胎’。”

     类似的场景,记者也曾看到过。河东区万新村一条尘土飞扬的小马路上,隐藏着一家简陋的“洗衣店”,几名工作人员,穿着肮脏的衣服,用着肮脏的洗衣机,洗着一筐筐白色的卧具,地上一摊摊黑色的污水。

      阮辉是大港油田雪中莲洗洁物业公司经理,经营着几个洗衣店,因他技术好,同行间有把衣服洗坏者,到他那儿去求援。一天,某同行把一件洗坏的衣服拿到他面前,那件衣服很贵,价值几千元,修复不了洗衣店就得赔偿。原来这家洗衣店牌面搞得挺大,却把高价收来的活儿转手倒给一家“五元店”,即那种不管是什么活儿,统统都按五元收费的那种小店,他赚取当中的差价。而那“五元店”能有怎样的洗涤水平?结果就出了这样的麻烦。事故发生后“五元店”店主翻脸不认人,光脚不怕穿鞋的,他无证无照,谁也奈何不了他。最后那件衣服实在是难以恢复,那家洗衣店只好与顾客协商赔偿。

      如今社会上出现了好多貌似惠民的“五元店”、“六元店”,而一提那些小店,正规洗衣店的经理们就都恨得牙痒痒,因为他们不仅抢走了大量的客源,还因设备不过关、技术不过硬,屡屡制造服务纠纷,败坏了整个洗涤行业的名声。某洗衣店经理向记者说:“正规的洗衣,按工艺走下来,无论是干洗还是水洗,每件五六元的价格,他连成本都赚不回来。他之所以能赚钱,一是因为投入少,他一个小店人员也就两三位,也没什么专业技术人员,设备也就一两台家用洗衣机和一把电熨斗;二是耗材少,他绝不会给你使用昂贵的化学溶剂四氯乙烯,他根本就没那设备,好多小店弄台坏了的干洗机或是干洗机的空壳摆在那儿,有的只用廉价的洗衣粉来对付,甚至连用水都很吝啬,洗过的衣物用清水涮一遍就得;三是那些小店大多无证无照,没有税收的支出;四是他具体操作时藏有许多猫儿腻。比如有些高档服装主人穿得比较在意,看不出脏来,只是冬去春来要入箱时花钱把它清洗一下,这样的衣物,他们根本就不给人家洗,领口、袖口、前襟处容易看出污渍的地方用高级航空汽油擦一擦,其余地方用蒸汽熨斗连烫带熨地处理一下就得了,然后塑料袋一套挂起来,看着就跟洗过的一样。”

     “按说像这样的小店,顾客应该能看出他们的底细呀?问题出在人们贪图便宜的心理。那些小店巧舌如簧,顾客问能干洗吗?他说可以呀,干洗机在那儿你看不见吗?顾客若说我能看着你洗吗?他说现在不行,我得把活儿凑够一锅儿才能开机,本来就是毛利了,不然连成本都下不来。顾客若质疑你的价格怎么比人家那些大店低得这么多?他就诬蔑我们这些正规的洗衣店是暴利式经营。可笑的是,有的小店连充样子用的假干洗机都没有,但照样也能把顾客给骗了,他说他和大洗衣店有合同,可以用团购的方式给大洗衣店送活儿,因此价格就便宜,其实那都是骗人的鬼话。当然,具体操作中他们也有心眼儿,比如遇上高档的,而且必须是要干洗的衣物,他们会找借口把活儿推掉,唯恐露出马脚。”

      有关小店摆放干洗机空壳骗人的事,记者在天津洗染协会会长陈其君处得到证实,他说他跟工商人员下片检查时,看到过这种现象。

      日益激烈的竞争,迫使某些看似正规的洗衣店也干起了欺骗顾客的勾当。天津金浩洗业有限公司经理贺泉朋告诉记者:“近几年四氯乙烯的价格快速攀升,2009年还是2600元一桶,如今变成5000多元一桶,其间价格曾升到7000元一桶。成本一高,某些洗衣店就舍不得更换这种溶剂了。像我们这些使用现代设备、管理也很严谨的企业,为保障洗涤质量,也为保设备的安全,必须做到四氯乙烯一锅一蒸馏,随时保证它的清洁度。而某些洗衣店就不这样做了,他们使用的多是老机器,四氯乙烯蒸馏起来费时费电,而且还相当费水,他们干脆就很长时间才蒸馏一次,那溶剂的颜色都黑了,但还在不停地使用,相当于来回来去地总用这一锅儿的水,没完没了地洗涤好多的衣服,你想那衣服是否洗得净?”

      “干洗”是个伪概念

      如今,“干洗店”的招牌到处都是,有的一片小区里就有好几家。然而,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着“干洗”这一说,这话是天津洗染协会会长陈其君说的。

      采访陈其君,他对记者说:“其实,洗涤的技术就两种:一种是水洗,即以水为介质,使用水溶性洗涤剂及其他各种助剂,通过不同水温的作用,以及手工或使用机械设备施加不同的机械力,使污垢从衣物上脱离;一种是溶剂洗,即以化学溶剂四氯乙烯、碳氢溶剂等为介质,在封闭容器内通过机器搅拌把污垢溶解在溶剂里。无论哪种洗涤方式,衣物都要完全浸湿在水或化学溶剂中,所以不存在什么‘干洗’。我想人们‘干洗’的概念,大概是来自观察的失误化学溶剂四氯乙烯挥发性极强,且有一定毒性,洗涤时不能把衣物像水洗那样直接投放到溶剂里,而是要先把衣物放进一个密闭的空筒里,然后由机器自己注入化学溶剂,洗完后,溶剂自动被机器抽走,衣物被烘干,拿出来用手一摸感觉不像水洗那样湿乎乎的,这种干进干出的方式,让人看了误以为是干洗,所以俗称它为干洗。”

      很多人对干洗的误解还来自洗衣店店员的误导。采写此稿前,记者做过功课,知道了包括那些品牌店在内的所有洗衣店都有水洗的业务,但走访洗衣店时,却很少听到其店员向顾客做有关水洗业务的介绍,而是你说干洗就干洗,同时还有意把干洗功效说得很神秘,夸自家干洗设备有多好,给顾客一种干洗就是“高级”、“高档”的概念。记者估计某些衣物洗衣店收下后肯定是水洗,因其操作间里正做着水洗后熨烫的后处理。店员为何要以干洗的名义收活儿?某洗衣店的一位经理告诉记者说:“有时你一说水洗,顾客就跑了,顾客想水洗我还用得着你?”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即所谓的干洗是否就“高级”和“高档”?

      陈其君说:“干洗、水洗只是洗涤方式的不同,不存在哪一种更‘高档’和‘高级’的区分。生活中的衣物污渍分水溶性污渍和油溶性污渍,两种污渍分别溶解于水和干洗溶剂中。人们意识中低看水洗,是因熟知水洗具有缩水变形、遇面料染色牢度不好的容易褪色、对油溶性污渍去除效果不甚理想和熨烫难度大的诸多缺点。所以,一听干洗具备除油溶性污渍效果较彻底、洗后衣物不易变形、不易掉色,还具有杀菌、防虫蛀等优点,就觉得干洗是一种了不得的洗涤方式了。其实,干洗也有它很多缺陷,比如干洗后衣物上的人造革辅料会变硬,带涂层的面料会发硬甚至溶解,附带的松紧带容易失去弹性,某些饰物会因溶化而变形;再有就是干洗对水溶性污渍去除能力差,某些污渍如奶渍、血渍、果汁渍等,不仅难以去除,反而会容易使污渍发生改变更加难以清除。而相比之下,对水溶性污渍的去除水洗效果更好,对付汗渍、奶渍、血渍和饮料渍等污渍就应当水洗。”

     “据我所知,我国引进化学溶剂洗涤技术之前,洗染业洗涤的方式只有水洗,包括洗毛料类西装。欧美等一些发达国家,水洗的衣物至今仍然占据着洗衣总量的60%以上。因为事实证明,水洗加上人工技艺,仍是目前去除大部分衣物污渍最合适的手段。”

     “另外,从专业的角度上分析,水洗、干洗也只是一个技术性上的选择,而非成本孰高孰低的问题。从现有价值成本看,水洗更需投入大量的人力,而且要求工人具有很高的技术,相对承受的风险也更大;干洗则仅需运转机械,两者成本不相上下。因此,不存在干洗、水洗谁更‘高级’的问题。”

      错误的概念误导消费者

      但不管怎么说,“干洗属高级洗涤方式”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并且由此生出很多尴尬事。

      天津洗染协会会长陈其君举例说,前不久,一位顾客持一件高档防寒服去某洗衣店要求干洗。业务员说:“不行,干洗会把这件衣服洗坏,应当是水洗。”顾客大怒,说:“这是羽绒的东西,羽绒怕水是常识,你骗谁?必须干洗,否则我拿走。”店员说:“那咱立字据,洗坏了责任在你。”顾客欣然签字,他认为对方是在骗人,他看过揭露洗衣店干洗变水洗的新闻。当晚,洗衣店经理打电话给那位顾客(收货单据上留有顾客电话),再次申明那件衣物需要水洗的道理。岂料那顾客不容对方把话说完,就说:“要么听我的,要么你就别洗。钱已给你了,洗坏我负责。”他坚信店方是在骗人。按说遇这种情况,洗衣店应当坚决退活儿,但话说到这份儿上,双方一较劲,那件防寒服就进了干洗机。结果,那件防寒服被洗得像纸夹子一样,顾客目瞪口呆。原因何在?羽绒多为鸭毛,众所周知,鸭毛不沾水是因其表面附有一层极薄的油脂,将水和绒毛隔离;另外,羽绒服大多使用化纤面料,为保暖,亦防绒毛外露,其面料背面涂有很薄的胶质涂层,干洗剂四氯乙烯溶解油脂的能力强,用它洗涤防寒服,其面料上的胶质涂层和羽绒上的油脂膜被溶掉了,洗没了,衣服自然也就失掉了它原有的柔软和蓬松。赖谁?赖当今社会信任的缺乏。

     天津金浩洗业有限公司拥有十几家洗衣店,其经理贺泉朋对记者说:“并非所有的衣物都可干洗,但很多顾客一看干洗、水洗的价格差不多,几乎全都要求干洗。但按技术要求,羽绒服,或是带有皮革、橡胶、塑料等易被化学溶剂腐蚀、溶解之材料的衣物,确实不适于干洗,但对方就是不听。对方不听的理由,一是源自错误的生活常识,比如认为羽绒沾水不宜;二是对干洗的盲目推崇;三是服装制作商滥用干洗的标识,也误导了顾客对洗涤方式的选择,顾客常指着衣物上干洗的标识质问我们营业员,人家厂商注明要干洗,你为什么非说要水洗?有时弄得营业员都不知应该怎么办?”

     说起服装制作商滥用干洗标识的问题,天津洗染协会会长陈其君非常生气,他对记者说:“就因社会上认为带有干洗标识的服装是高级服装,如今很多服装制作商滥用干洗标识。不信你到‘大胡同’去看,贩卖干洗标识的摊铺有得是,价格很便宜,好多不负责任的小厂商,为了欺骗消费者,管你材料是否需要干洗?先把干洗的标识缝上再说。问题是这样一来,就给洗染业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经我们了解,天津市大小洗染店,包括那些不上工商牌照的小野店多达6千余个,从业人员4万余人,但经考核后持证上岗的人员却只有14.28%,很多营业员技术不精,经验不足,收下那些缝有错误标识的衣物,将不该干洗的东西扔进干洗机,结果就是官司不断。”

     “我本人就曾遇到过这样一个笑话:市消协一位老秘书长一次拿来一件衣服让我给他找地方洗。我一看那衣服就乐了,上面俩标签,领口处标注着‘不可干洗’,下摆那儿却有‘干洗’二字。我问老秘书长这衣服怎么洗?他笑着说那就听你们专家的呗。问题就在这儿,我认为标在服装上的洗涤标识,只是提示洗衣方法的参考,选择正确的洗涤方式,还是要看衣物的具体状况,不能由其标识来决定。别看他是服装制作商,对洗涤的技术他并非很懂,至少是不太专业。因此,服装到了洗衣店,干洗还是水洗?就应由店里的专业人员说了算。”

     记者没想到,看似简单的洗涤业里,竟然也有这么多令人震惊的黑幕?看来有必要告知社会:洗衣还是自我勤快亲自动手的好,非要拿到外面去洗时,一定要找那些正规的,即有工商营业执照,而且具有一定规模的洗衣店。同时记者也想起另一个问题,即社会上为何会存在着那么多骗人坑人的小野店?这一块也该由谁来管管了!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其它动态

联系方式:

电话
地址

地址:

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洗染专业委员会

中国洗衣信息中心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商联洗染委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洗衣百科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全国洗标委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商职鉴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国洗衣》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关注
中洗委

这是描述信息

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

这是描述信息

中国洗衣
期刊

版权所有: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     京ICP备140388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7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